電話咨詢
400-7007-400
QQ咨詢
微信咨詢
code
TOP
翻譯的尷尬:不是外文不好,而是中文不好?
2020-03-25

前段時間在業內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問題:翻譯公司(翻譯服務行業)會不會以后被人工智能取代?說實話翻譯公司(翻譯服務行業)會不會以后被人工智能取代這還另說,但是人工智能對于翻譯公司的影響是日趨深遠是不可避免的。


不妨設想一下,有朝一日機器翻譯替代人工翻譯服務,翻譯公司會出現什么樣的狀況?


據悉,去年國外某網絡公司推出一個翻譯網絡,準確率已達到86%。這種動態翻譯方式比以前以詞組為單位的翻譯方式向前進了一大步。有研究小組得出結論,未來十年左右,機器可以獨立完成一部作品的翻譯,未來十五年左右,機器通過深度學習,可以翻譯新語言。如此看來,翻譯這個行業正面臨生存危機。


但就文學翻譯而言,情況要復雜一些。機器翻譯即便能趨近準確層面上的“信”,卻未必能做到“達”和“雅”。畢竟做到這三點,對于文學翻譯家也意味著很大的難度。而近年來,因受到社會環境、業界生態等因素影響,曲解原著精神,亂譯、錯譯、誤譯情況紛出,文學翻譯的形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受損。如何改變這種常被談及卻“實難改變”的困境,某種意義上正是日前于上海舉行的題為“再登巴別塔——文學翻譯的現狀與未來”的專題研討會的意旨所在。


翻譯獎項連續數年一等獎空缺,為何?


“不是外文不好,而是中文不好”


就外譯中來說,外語自然是不成問題的,但說到要讓譯文丟掉“翻譯腔”,體現出純正的漢語性,機器翻譯恐怕就難以企及了。事實上,這也可以說是目前文學翻譯界在翻譯技術層面,面臨的最大的難題。


上海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、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汪涌豪于此深有感觸。他注意到十多年前,《參考消息》曾和新加坡合辦一個翻譯大賽,連著三屆一等獎空缺?!爱敃r原文和譯文都在《參考消息》上登出來了,這些譯者的翻譯是很準確的。他們不是外文不好,而是中文不行,所以評委沒能評出一等獎?!笔聦嵣?,魯迅文學獎里設有文學翻譯獎,上海譯文出版社設有卡西歐翻譯獎,一等獎也經??杖?,綜合各方觀點,原因也往往是譯者不能充分傳達出漢語性。


以汪涌豪的理解,漢語不像英語、日語,它是一字一音的孤立語,沒有詞形詞尾變化,語法規則不是剛性的,因而更重視語義語境,內在的意蘊?!拔覀兦拜叾颊f西語是法治的,漢語是人治的。漢語沒有什么不能省的句子成分,相反古人為了一些特殊效果還故意省略了一些句子成分,但你不能說它成分殘缺。所以,漢語有西語沒有的那種跳蕩、靈活?!被跐h語這種特點,汪涌豪認為,譯者把西語譯成漢語,應該多少對漢語有所顧及,應該多少凸顯漢語的這個特點?!岸懿荒鼙M量體現漢語的特點,幾乎決定了譯文的品級?!?/span>


但現實的狀況是,當下拗口、生澀的譯文觸目可及。汪涌豪哭笑不得道,因為“and”是“和”的意思,多數人會翻譯“微笑和沉默不語”、“微笑地沉默著”,而不會用“笑而不語”或“笑而不答”;因為“about”是“關于”的意思,不少人會翻成“我沒有關于他的消息”,都沒想到簡單的“我沒有他的消息”已足夠表達;因為英文里有不少單數復數,人們翻譯“男士們”、“動物們”,卻忽略了這些名詞在漢語中本身就是集體性名詞,本身就有復數之意?!昂芏酀h語譯者不懂得尊重漢語表達習慣,通過拆分、換序、合并的方式來解決這類問題。


在技術層面注意漢語性問題是一個方面,在觀念上負起維護漢語純正性的責任,在汪涌豪看來,也是特別重要的一個方面。汪涌豪表示,外譯中理當盡可能凸顯漢語特有的豐贍美和博雅美?!拔覀儸F在熟知的翻譯大師,如林紓、傅雷、朱生豪、梁實秋、馮亦代、梅紹武等都做了很好的示范。這些人外語好不必說了,他們還有深厚的國學功底。所以譯文不但可信、暢達,還充溢著漢語的儒雅?!?/span>


這并不是說汪涌豪提倡現代譯者都要學古漢語,他只是認為譯文不能過分西化。他重申錢鍾書曾強調的一個觀點,好的譯文應該要達到“化”境,要做到了無痕跡,出神入化。在汪涌豪看來,好的譯文在不脫離原文具體語境的同時,理當依從母語的法則?!耙粋€好的譯者,完全可以打破直譯或者意譯的糾結,把翻譯的重點轉移到母語上來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翻譯是再創造。你要問是不是追求傳神就會妨礙傳真?我覺得不會。對于一個嚴肅的、有水準的譯者來說,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的創作起點在哪里,自己工作的終點又在哪里”一次公開講座中,當被問及當下中國文學翻譯面對的最大問題是什么,德國學者顧彬斬釘截鐵地說,是“在母語”?!拔覀儯ǚg)最大的困難不在外語,困難在于母語 ?!痹陬櫛蚩磥?,翻譯是需要經驗積累的。


他說看到《China Daily》(《中國日報》英文版)上的一篇文章,覺得非常有意思,是說基本上在中國搞翻譯的人都是年輕人,20歲開始做翻譯,30歲之后再去做別的 。顧彬的言外之意是,這批年輕的翻譯者缺乏經驗的積累,而這個經驗并非是外語水平問題,而是母語的功力?!叭绻麖牡聡次視l現一些有名的譯者年齡都很大,我發現我今年七十歲才覺得自己會翻譯,母語是我最大的問題?!?/span>


怎樣面對更跳躍、更抽象的當代文學


“大眾層面的翻譯討論,仍停留在相當淺的層次”


不能不承認,如今譯者的中文水平客觀上講確實不如過去,譯文亦如汪涌豪所說的那樣讀來常有生澀之感。但在上海翻譯家協會常務理事、上海譯文出版社文學編輯室主任黃昱寧看來,這不能簡單歸結于譯者中文水平低。畢竟,我們這個時代所面對的原文,與林紓或傅雷所面對的原文,本身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?!艾F當代文學更跳躍、更抽象,更重視文字所攜帶的意象和信息,而在一個普遍認為‘駢四儷六’才是文學至高境界的環境中,語言和文學太容易不思進取,它們的發展和活性都難免遲滯緩慢。這樣的滯后對評判譯作也會形成干擾?!?/span>


切近的問題還在于,一方面,隨著大眾外語水平的提高,讀者對譯文的質量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;另一方面,受制于譯者本身的文學素養,還有稿費太低等現實因素,很多譯文不管是經過了打磨也好,還是粗制濫造也好,都難以全方位滿足讀者的需求。大眾的批評隨之而來,更有一種極端的說法稱,如今的翻譯質量“每況愈下,一代不如一代”。這樣的評價,在黃昱寧看來,對于文學翻譯者是不公平的。她吁請,文學翻譯要建立一個客觀、全面、與時俱進的評價體系。


以黃昱寧的觀察,隨著時代的發展,譯介作品數量呈幾何級數增加,懂外語的人也以幾何級數增加,其結果是,總基數大,其中質量不盡如人意的作品的數量亦隨之增加,但要因此認定劣等譯作在譯作總數中所占的比例,較幾十年前有明顯增加,則有失公允。評價的不客觀,在她看來,還在于大眾對具體作品的分析缺乏專業性,少數有見地的專業評論往往被聳人聽聞的言論所淹沒。即使是優秀的專業評論,大多仍停留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層面,缺少提煉、思考的過程,無法上升到不斷完善評價體系的層面?!胺g理論長期困在象牙塔中,與譯者、媒體、讀者等都有一定距離,缺少深入淺出轉化的文體和平臺,以至于近年偶爾出現的大眾層面的翻譯討論,仍然停留在相當淺的層次?!?/span>


在黃昱寧看來,翻譯評論的困境在于,如今“翻譯評論”和一般“文學評論”的界線越來越模糊,而真正愿意花時間投入翻譯評論的又是少數?!白龇g評論,意味著要花費兩倍時間讀原文和譯文,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?!迸c此同時,黃昱寧認為,滯后的文學觀,也構成了評判標準的另一重干擾因素?!笆澜缥膶W潮流的嬗變,對我們衡量好譯本的標準,一直在提出新的審美要求,但我們的普遍欣賞水準與這種要求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脫節?!?/span>


誠如黃昱寧所說,今天文學翻譯面對的對象和讀者已與過去大不相同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信達雅的標準,尤其是“雅”字,如今該怎么理解?在讀者對歐式詞匯和語法的寬容度越來越大的今天,“信”和“達”又該制訂怎樣的新標準?每天都在誕生的新詞應該以怎樣的標準和速度引入翻譯才合適?在互聯網輕易就能提供簡單檢索的今天,在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頻繁的今天,有沒有必要削減原先簡單的說明性注解,擴大闡釋性注解的比例?在人工智能開始介入創意寫作、翻譯的時代,各種翻譯軟件層出不窮,新一代文學譯者如何看待這種全新形勢,如何在懂得使用最新工具的同時發揮人工智能替代不了的獨特價值?“在文學不斷發展的今天,對于這些問題的討論,還遠沒有答案?!?/span>


而翻譯稿酬過低,還有翻譯評論得不到廣泛的關注和認可等因素,也很可能使得這些答案最終得不到求解。黃昱寧表示,與實用類筆譯或口譯相比,文學筆譯的稿酬水準平均線確實比較低,但因此苛責出版社則有失偏頗?!拔膶W筆譯的稿酬是出版社支付的,這就從根本上決定了譯者稿酬最終取決于成書后創造的市場價值。提高譯者待遇,如果離開對這個前提的認知,就無從談起。書價低、外國文學閱讀門檻較高等,都是造成這類圖書市場價值偏低的原因?!?/span>


比之“稿酬過低”,黃昱寧更擔心的是,稿酬背后的市場導向與輿論環境可能導致復譯與首譯的嚴重失衡?!巴ǔG闆r下,公版書的利潤率遠遠高于版權書,而操作難度則遠遠低于后者。市場上扎堆出版的通常是銷量有保證的世界名著,它們往往已經有大量現成譯本,復譯可以借鑒前人,難度大大降低,譯者承受的壓力也遠不如首譯本大,得到的美譽度反而常常高于首譯本。世界名著被重印的可能性也遠遠大于很多現當代作品,這使得譯者在復譯本上得到的收益有可能大大高于首譯本?!?/span>


這樣造成的后果,就像她擔憂的那樣,本來就極為有限的譯者資源大量流入復譯大潮,公版書重復出版現象愈演愈烈,現當代作品的翻譯質量則進一步下降?!胺g文學的表面繁榮之下,隱藏著不合理的結構——有文化積累價值但市場前景黯淡的現當代純文學翻譯作品,生存空間不容樂觀?!?/span>

“走出去”的實際效果在哪?


“國內似乎只關心‘走出去’,而不關心“走出去”后能否產生真正的效用”


外譯中存在的結構不合理,不免讓人唏噓。相比較而言,中譯外的闕如,則不能不讓人感慨。近年來,中國文化走出去可謂聲勢浩大,莫言、曹文軒等中國作家在海外接連獲得重磅獎項,也提升了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自信。不過,與如潮水般涌來的歐美文學作品、好萊塢大片等相比,“走出去”的效果依然有限。事實上,不只是在文學領域,在戲劇、舞臺表演等藝術領域也存在同樣的問題。


對外國文學翻譯和出版領域頗多了解的出版人彭倫直言,國內似乎只關心“走出去”,而不關心“走出去”后能否產生真正的效用?!八坪踔灰阎袊骷业淖髌?,或者中國的文學作品,翻譯成外語,在國外出版就好,甚至在越多的國家出版就越好。但這個翻譯的水準精不精良,這個作家或這部文學作品在海外究竟有多少讀者閱讀,有沒有產生文化上的影響,人們并不怎么關切?!?/span>


彭倫談到自己親歷的“尷尬事”。前陣,他與一位旅居新加坡、專門翻譯中國文學作品的美國翻譯家交流。這位美國譯者透露,近來一些中國作家主動邀請他翻譯其文學作品,有的甚至“懸賞”幾十萬元人民幣讓他來翻譯?!斑@樣的‘懸賞’,讓他‘一頭霧水’。當他問他們,作品翻譯完了,在哪里出版?譯文的版權屬于誰?翻譯完成后,作品在西方會不會有讀者?得由誰來負責外國的市場推廣?對于這一連串的問題,中國作家回答不出來,也并不真正關心。他們似乎認為,只要找到一個好的翻譯,自己的作品走出去了,就已經萬事大吉?!?/span>


在彭倫看來,如果只是按照“國內規則”來運作,中國文化走出去難免事倍功半。合理而有效的方式,該是讓中國的文學作品、文化產品更好地通過版權貿易和市場推廣的方式,真正進入到西方文化之中發生影響?!昂茱@然,中國的文學作品走向世界,翻譯只是第一步,只有找到最具實力、有影響力的出版社代理,才能使之真正接觸到西方讀者,發揮其文化交流的影響?!?/span>

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在线观看